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menu id="xbhfh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xbhfh"><tr id="xbhfh"></tr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似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6章 丢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似锦 冬天的柳叶 2233 2018-02-12 10:10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老夫人看着二太太肖氏,神色阴晴不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这个儿?#22791;?#31649;家久了是不是忘了伯府真正当家做主的是谁,手竟然伸到慈心堂来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似临走那句话,让冯老夫人无法不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厨房好端端为什么为难姜似?还偏偏是姜倩回来的日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显然是姜似在慈心堂给姜倩脸色瞧的事传到肖氏那里去了,肖氏这才给姜似一点颜色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老夫人是过来人,对这种后宅手段不怎么在意,可使到她身上来就不能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倩都没去雅馨苑,肖氏却找上了姜似,这岂不是说明肖氏对慈心堂发生的事一清二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,对冯老夫人这样控制欲强的人来说,这是绝对无法忍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老夫人越想越怒,抬手就把茶水泼到了肖氏脸上,咬牙切齿道:“我还没死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茶水已经放得半温,泼洒在脸上并不烫人,可肖氏?#24425;且话?#24180;纪的人了,又管?#21494;?#24180;,此刻脸上茶水直流,腮边鬓角还挂着茶叶子,只觉脸像着火似的,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夫人,您这话让儿媳真是无地自容了,不知儿媳哪里做得不好,惹您生这?#21019;?#30340;气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老夫人清醒过来,看着一身狼狈的肖氏心中那股气虽然出了大半,却有几分后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才是有些过了,肖氏毕竟管着家,且?#36864;?#19981;看肖氏,也要看在两个孙子份上给她留些脸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罢了,你且回去吧,明日一早就让刘婆子一?#39029;?#24220;,别再给我添堵。”冯老夫人缓了语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夫人好生歇息,儿媳先退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氏一走,偌大的慈心堂里分外安静,针落可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老夫人拿眼扫着冯妈妈等人,一言不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346;?#30340;气氛让冯妈妈等人抬不起头来,汗水?#37027;?#28287;透了后背衣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妈妈带头跪了下来,阿福与阿喜紧跟着跪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其他丫鬟婆子都在外头跪着,是没资格进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说说吧,是谁多嘴多舌了?”冯老夫人手一伸想?#20284;?#33590;喝,手伸到?#35805;?#25165;想起来那杯茶已经泼到肖氏脸上了,脸色不由更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福见?#21019;?#30528;胆子起身,利落换了一杯新茶端给冯老夫人,?#31181;?#26032;回到原处老实跪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老夫人?#20284;?#33590;杯啜了一口,虽然火冒三丈,但对阿福的眼力劲还是满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没人承认?”冯老夫人又喝了一口茶,语气已经听不出喜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冯老夫人越是如此,跪了一地的下人越觉得心中发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喜终于承受不住压力,砰砰磕头道:“是婢子……婢子一时多嘴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是身边的大丫鬟之一,冯老夫人紧绷唇角,居高临下盯着跪在地上拼命磕头的阿喜一言不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么一会儿工夫,阿喜已经磕?#26126;?#21457;散乱:“二姑奶奶走后雅馨苑的小丫鬟来找婢子说话,婢子想着二太太对二姑奶奶一片慈母之心,这才忍不住多说了两句。老夫人,婢子知?#26469;?#20102;,婢子要是知道会惹出这?#21019;?#30340;事来,就是打死婢子也不?#34915;?#35828;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?#25165;?#30768;砰又磕了几个响头,白皙柔嫩的额头上已是一片紫青:“婢子真的知错了,求老夫人饶了婢子吧,婢子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老夫人吐出两个字,阿喜立刻浑身一僵停止磕头,惊惧望着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从明日起,你就去针线房做事吧。”看着阿喜额头一片血肉模糊,冯老夫人心软了一下,打消了把人打发出府的念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谢……谢老夫人……”阿喜瘫坐在地板上,已是万念俱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风光体面的慈心堂大丫鬟沦落为针线房的丫鬟,这样的打击让她恨不得立刻死了才痛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福见阿喜神色有些不对,到底念着二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,忙拉着她道:“老夫人,婢子带阿喜下去收拾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去吧。”闹腾了一顿冯老夫人也累了,冷声道,“冯妈妈,这些人就交给你?#20040;?#20102;,以后再有多嘴的一律撵出府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晚,慈心堂的下人仿佛集体噤了声,大气都不?#39029;觥?p>  雅馨苑那里同样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氏一身狼狈从慈心堂回到住处,才一进屋就掀翻了桌子,桌上茶壶茶杯落到地上,碎瓷溅得到处都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怎么了?”姜二老爷恰好进来,发?#33267;?#20010;下脚的地方都没,皱眉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氏又是尴尬又是委屈,摒退了下人讲明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糊涂!”姜二老爷听完立刻斥了一声,“你一个当婶子的在这种小事上拿捏侄女做什么?#30475;?#20986;去脸上光彩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氏脸上火辣辣的,恨道:“谁知姜似这么不顾脸面,竟扯破了脸与我较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家府上那些嫡母为难庶女或是继母为?#35328;?#37197;留下来的嫡女的,哪个不是在这种小事上拿捏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被拿捏的女孩谁?#25233;?#22768;了?怎么轮到她就不行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也别不服气,你当?#38590;就?#26159;个好相与的?早?#20154;?#26377;着一门好亲事,自然顾惜名声,现在可不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何不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破罐子破摔了呗。”提起姜似,姜二老爷同样没有好心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日在库房前被侄女挤兑得说不出话来的事他可没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氏抖着唇还待再说,姜二老爷冷冷道:?#30333;?#20043;,那?#23601;?#29616;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,你离她远着点儿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二老爷说完,看着灯光下的老妻脸色?#27922;?#35282;上挂着的茶叶还要黄,果然是黄脸婆一个了,哪里还愿意多留,抬脚往西跨院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肖氏从姜二老爷这里没得到一句安慰反得了一通数落,还眼睁睁看着自家男人睡小妾去了,气得直打哆嗦,眼珠一转招来心腹婆子耳语?#22919;洹?p>  心腹婆子点点头,?#37027;?#20986;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似主仆回到海棠居,阿蛮迫不及待问道:“姑娘,您怎么知道老夫人与二太太不敢为难您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似淡淡一笑:“无他,无欲则刚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无所求,自然可以用母亲留下的嫁妆与祖母漫天要价。祖母舍不得放弃用母亲的嫁妆牟利,当她对二婶发难时当然只能作壁上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二婶,不过以为她是个没?#24515;?#20146;护着的姑娘家,认准了她脸皮薄会用委婉的法子解决。这样的话,恐怕还没?#20154;?#26377;所行动厨房那边就会收手了,那她只能吃了这个哑?#28034;鰲?p>  只可惜二婶不知道,早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经明白,人活在世,面子与尊严是两码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子不如活得痛快重要,而活得痛快是不能丢了尊严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睡吧,明日且有?#39286;?#30631;。”姜似示意阿蛮二人伺候她洗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蛮与阿巧?#25442;?#20102;一下眼神,不约而同地想?#22909;?#26085;会有什?#24904;饶?#21602;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天的柳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投票与打?#20572;?#36825;是一张存稿君,主人带着两个小主人回娘家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menu id="xbhfh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xbhfh"><tr id="xbhfh"></tr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果派对2 玩法 天天炫斗名额 摩纳哥vs兰斯比分预测 2012-02-09-奇才vs尼克斯 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官方微博 彩金水果拉霸jackpot 船长的宝藏注册 pp电子游戏技巧心得 dota2电竞酒馆 皇马不敌赫罗纳 勇士vs快船01-31 川崎前锋vs蔚山现代赛前分析 mg电子游戏把我毁了 龙族幻想手游职业推荐 斗破苍穹动漫特别篇2 2014亚冠决赛阿尔希拉尔西悉尼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水果派对2 玩法 天天炫斗名额 摩纳哥vs兰斯比分预测 2012-02-09-奇才vs尼克斯 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官方微博 彩金水果拉霸jackpot 船长的宝藏注册 pp电子游戏技巧心得 dota2电竞酒馆 皇马不敌赫罗纳 勇士vs快船01-31 川崎前锋vs蔚山现代赛前分析 mg电子游戏把我毁了 龙族幻想手游职业推荐 斗破苍穹动漫特别篇2 2014亚冠决赛阿尔希拉尔西悉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