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menu id="xbhfh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xbhfh"><tr id="xbhfh"></tr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宫廷改造计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七十章 明书来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廷改造计划 露见暖 1632 2019-03-29 15:44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和听见?#20658;?#26032;”这个名字,很自然地和腊月初时柳府马车里那个小丫头对应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。本来没什么值得注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那天路过马车时,他隐约感觉到一道熟悉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哪里熟悉?他一时间想不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和这个小孩子还?#24515;?#37324;有交集?应该就是在官学捡到她的那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柳家大少爷柳萌在安都不算得出名,各方面不是很出挑,规规矩矩的一个官宦子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能把妹妹丢在外面这一点,别人还真做不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时忽听见李济衡说:“啊,梅公子啊,儿臣知道呢。柳尚书家柳萌与儿臣同窗,整天把他妹妹挂在嘴上,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启来兴趣了,“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衡就捡着柳萌自卖自夸的那些话说了几句,逗得李启哈哈大笑。对这个“梅公子”更多了几分好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柳家夫妇俩视若珍宝的,自是差不了。越是珍视,就?#20132;?#25104;为把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和倒没把心思放在这个上面,出了御书房就自顾回了东苑,继续处理政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听政的虽然还是李启,但是绝大多数奏折都是在御书房转一圈到了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启自觉体力不济,渐渐在移交权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者,他本就是作为储君培养的,李启甩锅甩得就更加心安理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贺淮?#20011;?#22312;书房门口等着了,?#20154;?#36208;近了,?#23433;?#35265;太子殿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行礼过后,递过来一个信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郑大小姐来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眀书往宫里递信儿不方便,于是李济和在荣鑫坊的青梅巷购置了一间小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眀书想要找他?#26412;?#24448;那里送个信,他自有人送进宫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些时候,他们还说过,这巷子的名字?#36335;?#27491;是为此而设——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叶家的亲?#38706;?#19979;来时,他就有想法断了郑眀书的念想,见面越发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从郑眀书生辰过后,她写信来的频率逐渐高起来。基本上两到三天就会有一封送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愿把春情付落花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风冉冉飞天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君能识破凤兮句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妇当归卖酒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和展开那张明显细心熏过的?#20132;?#31546;,随?#26149;?#19978;,大步进了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太子爷回信不?”贺淮对信的内容自然是不知情的。只当还和以往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和摆摆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贺淮咕哝一声退下了。书房只剩下他一个人。他再次看了看信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诗写得没头没尾,浑像是他先向她表了衷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者,明书不是这样的人。摘星阁那次,她分明就是?#20011;?#27463;了心的模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对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纸在灯台上一点点化为灰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011;?#26377;人盯上明书了,很明显是针对他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贺淮,进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贺?#21019;?#24320;门,站在门口,不动了。?#20415;?#24867;看着太子爷有些发黑的面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进?#31383;。浚 ?p>  贺淮:“太子爷……您?#20658;?#22825;才下的令,属下只能站在门口回?#21834;?p>  说起来他就委屈,让他睡在外间的是太子爷,让他滚出去的还是太子爷,要他怎么着吗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东祭月回来后,李济和越想越不对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师说,他遇到天命之?#35828;?#26102;候那种怪异感就会消失,但是只有贺淮在的时候那种感觉才会消失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李济和当时脸就一黑把贺淮赶出去了,责令不许踏进他的寝殿和书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和揉揉眉头,“废话那么多!进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4895;?#20102;贺淮去郑府看看郑眀书是否还好,他就又一次把人赶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他对天命之?#35828;?#35828;法是半信半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,作为一个处于时时有政?#25105;?#35851;会发生在身边的人,他秉持着小心为上、时刻警惕的想法,不去刻意追究天命之人是谁,也不曾放出消息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一边排查身边的人,一边检查自己每天的吃食,是否有人在其中动手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,将来要是有人拿这个做幌子,他也早有对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没想到,先出现问题的居然是郑眀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修月人还是……世族大家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和怔怔想着事情,隐约听到什么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太子殿下……我们,就快,见面了……”声音遥远而模糊,但明显感觉得出喜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乎分不出?#20449;?#25110;者年纪。?#26412;?#19978;是女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843;浚 ?p>  李济和拔出放在手边的剑,警惕的看向书房里容易藏匿的角落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空无一人,连极难掩藏的呼吸声?#27982;揮小?p>  “出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剑?#23478;?#30385;,脚下腾挪几步,将书房里外查看了个遍,也没发现任何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是鬼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不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来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个灰衣的侍卫,进来面面相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济和捏捏眉心,把剑插回去,“没事了,加强东苑?#29468;?#38450;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?#20011;?#26159;这个月不知道第几回了。要是这些人有用,也不至于这么久没抓到一个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侍卫长乔丰道:“殿下,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?#36864;?#20204;说?说自己感觉要么是遇鬼了,要么是被女人盯上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/a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bhfh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menu id="xbhfh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xbhfh"><tr id="xbhfh"></tr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xbhfh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bhfh"><ol id="xbhfh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bhfh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皇家社会比利亚雷亚尔 nba火箭vs太阳 经典老虎机在线客服 罗马2全面战争twr修改器怎么用? 第五人格医生图片 博洛尼亚 那不勒斯 4月28公牛vs篮网 纽伦堡购物都有什么 星际争霸重制版头像 汉诺威96vs沙尔克04直播 独行侠vs灰熊 北京赛车回血计划 武则天儿子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178 派拉蒙收购梦工厂 川崎前锋对蔚山现代4月23号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皇家社会比利亚雷亚尔 nba火箭vs太阳 经典老虎机在线客服 罗马2全面战争twr修改器怎么用? 第五人格医生图片 博洛尼亚 那不勒斯 4月28公牛vs篮网 纽伦堡购物都有什么 星际争霸重制版头像 汉诺威96vs沙尔克04直播 独行侠vs灰熊 北京赛车回血计划 武则天儿子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178 派拉蒙收购梦工厂 川崎前锋对蔚山现代4月23号